他们二人结婚30多年_中国彩吧论坛


中国彩吧论坛


他们二人结婚30多年

  2018年5月14日,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向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转交“关于在押人员吴某检举吴仁贵(化名)之妻杀人案的线索核查”,该局接收线索后进行了初查和摸排,了解到吴仁贵于2009年冬天下落不明,有村民反映吴仁贵可能被其妻初祁莲杀害。于是,公安机关将初祁莲传唤至公安局。

  经审讯、政策教育,初祁莲主动交代了案情:2009年11月22日,吴仁贵因向初祁莲要钱未果,便对她实施殴打。次日早上吴仁贵又对她进行殴打,她被打得只能躺在炕上,想着多年的折磨与痛苦,内心充满恨意。当晚,初祁莲趁吴仁贵熟睡之机,用尼龙绳套住吴仁贵脖子,将对方从炕上拖拽到院内,致其死亡,后将尸体掩埋于房后自家厕所内。2018年11月12日,桦南公安局侦查员在初祁莲的指认下,对吴仁贵埋尸点进行清理,挖出一具人体尸骨,经鉴定,系吴仁贵本人。

  2019年2月12日,该案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后由我承办。初次见初祁莲是在看守所,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太太,粗糙的双手,满脸的皱纹,不多的话语,眼里充满紧张。提审时,她几度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泪水横流。她说:“他把我逼得太狠了,欺负了我一辈子,不然我也不会杀了他”提审时她还告诉我,他们二人结婚30多年,在这30多年里,吴仁贵常不分场合、不分轻重、不论缘由地打骂她,为此她多次住院,打得太狠时她也提过离婚,也向派出所求救过,但为了孩子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隐忍。若如她所说,该案被害人本身存在重大过错,但这一情况卷宗中没有记录。

  在讯问结束后,我立刻联系了公安机关,与侦查人员一起探讨了案情,并制定了详细的补查提纲。首先,要求公安机关向初祁莲的儿子、儿媳、亲属了解初吴二人身高体重、性格特点、兴趣喜好、为人处事、人际关系、婚姻状况等,并着重对是否存在帮凶的可能进行调查;其次,向嫌疑人与被害人所住村的村干部、妇联主任、村医、邻里朋友了解和查证上述相关情况以及案件发生的社会影响;第三,向初祁莲所供述的就医医院、报案派出所进一步核实和调取相关证据。

  经过大范围的走访、调查、排查、取证,初、吴二人的性格特点和婚姻家庭等情况清晰呈现。吴仁贵脾气暴躁,嗜酒、耍钱,不挣钱养家,在家庭中没有承担起为夫为父的责任,妻子恨他、怨他,孩子恐他、怕他。而初祁莲勤俭持家、吃苦耐劳,为孩子忍辱负重,在儿子眼中她是一位好母亲,在村民眼中她是一位和善的人。

  2019年5月15日,初祁莲所在村的全村村民出具了联保信,表达了对她遭遇的同情,恳请司法机关对初祁莲从轻处罚,给予其重新做人的机会。收到该信后,考虑到案件的社会关注度和影响力,我马上向领导进行了汇报。领导表示要有重视社会影响的意识和警觉,同时强调对案件细节的审核,并要求慎重、合理地发表庭审意见。2019年8月1日,该案开庭审理,作为出庭检察官我发表了如下意见:初祁莲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认定其有罪,但是请合议庭综合被害人具有重大过错的酌定从轻情节以及被告人年纪大、主观恶性低、社会危险性不大、诚恳悔过等因素给予初祁莲最为适当的处罚。

  8月23日,佳木斯市法院一审认定初祁莲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

  生活中,像初祁莲一样深受家庭暴力伤害的女人有很多,希望这些女性懂得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对暴力说不,也期待社会相关单位和机构能够帮助这些备受折磨的女人们。让初祁莲这样的悲剧少一些,再少一些。